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像是色情推理的玩意(2 / 2)

(小爱!不管怎样先诱惑一下!)



先让小爱自由发挥一下。



“不用那么紧张的!你已经……意识到了吗?”



(NICE!感觉不错!盯着崇的脸!)



小爱如此照做,崇突然颤抖了一下。



(小爱,决定了!下流地舔擀面杖!不管三七二十一做吧!)



小爱拿起不再使用的擀面杖,



“虽然吃生面团对身体不太好,但这个看起来好美味啊。”



她尽情地舔了起来!



怎么样啊崇!下面已经生机勃勃了吧!尽管技巧『生』疏却把持不住了吧?



崇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难道是对女性抵抗力过低,已经高潮了?



不过我可不会就此罢休,还有致胜的绝杀球。



我偷偷拿出放在包里的棒球。



然后大力挥动,瞄准厨房里贴着色拉酱标签的瓶子扔了过去。还好力度完美,棒球准确命中了瓶子,装满色拉酱的瓶子在半空中翩翩起舞,然后从里面──



“啊啊啊啊!”



法式色拉酱的白色粘稠液体溅到了小爱身上。



(小爱!舔身上的东西,并且在最后说一句“真是的,这不是弄得全都是吗”,要说得超级性感!)



尽管表情无法释然,但小爱还是按照要求做了。



满脸沾满色拉酱的小爱,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喂!这到底在搞什么啊!”



──等下!突然怎么了?



(小爱!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



我开始担心崇的反应,从窗外窥探他的表情。



但崇不知是兴奋过头了还是怎样,脸色变得铁青,瞪大眼睛哀嚎起来。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是你在道歉啊!



看来崇已经完全『不行了』。



算了,总之这就是最后的一击了。



现在开始才是真枪实弹。(そして、ここからが本番だ。)



不能只是个色情女高中生,还要好好解决事件才行。



“你没事吧……”



崇担心地走向小爱。



“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吧。我,一直不太喜欢爱华小姐,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我真的非常感谢那个人。”



“啊,你……我……”



“够了,崇先生,让我来说吧。”



我看到附近的橱柜上有一卷用于包装蛋糕的胶带。



(小爱!把柜子里的胶带缠在身上挑逗他吧!)



小爱从柜子里拿出了胶带。这些胶带事先被剪成适合绑盒子的长度,小爱一个一个地系在一起,制成了一根长胶带。



“你,你在做什么……”



彻底堕落的崇露出魂不守舍的表情。



小爱将胶带缠绕在身上。



(好,一句话击落他!)



“我即是……谢礼……”



“哇啊啊啊啊”



崇彻底跪在地上。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做了多少次精神宣泄(katharsis)了?



(小爱!把崇叫去湖边!)



“崇先生,我有个请求。如果可以的话,能在今晚十点十五分左右到湖边吗。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



(啊,别忘了露出大腿!)



小爱不情愿地掀起裙子,向崇展示了大腿的信息。



“啊,你……”



崇,彻底坏掉了。“这不是请求……”听到了崇的自言自语,但因为小爱已经离开了房间而没有听到最后的部分。应该是突然被请求导致内心错乱了吧,直到最后都被玩弄在股掌之中。



就这样,在那深不见底的遥远地下──永远堕落下去吧。



“你这家伙──!”



小爱再次使出铁拳。我“哇!”地被击飞了。



“你在做什么啊!”



小爱擦了擦脸上的色拉酱。我看着她说道。



“出来了……很多呢。”



“不要再说含糊其辞的话了!”



“不过崇从头到尾都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还太嫩了啊,可以说是一股『处男DE余裕』的感觉呢。”



“那个不是『侦探DE余裕』吗!等等,虽然做了订正但我也不喜欢这个名字!”



“这种不坦率的地方也是宽松世代的特点呢。”



“尽管说得很客观但你也是宽松世代。给我意识到这一点。”







最后是勇二。



到目前为止作为色情推理小说还不够刺激。



应该有更多像小爱被袭击,被弄高潮了的,这种黏黏糊糊让人感受到肉体温暖的展开。



于是我向小爱提议。



“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谈,跟他一起吃顿饭吧,或者……去酒店?”



“怎么是这么直白的提议!绝对不行!”



“那就去吃饭、总之一定要跟勇二约好在外见面!”



当填饱肚子之后的……展开,硬着头皮也要做。



小爱不情不愿地和勇二约好了。



没错,侦探始终是读者的傀儡。只是存在于解决事件的系统中。所以被上也可以。



──我会订一家豪华的餐厅,真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不是这身校服而是更加适合你的衣服,因为你,真的很可爱。



总之就是说着如此俗气的话,勇二把小爱带到了高级餐厅。



宽敞的空间下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餐位,让人可以在宽松的氛围中享受美食。奢华的枝形吊灯发散着柔和典雅的光芒,将精致的桌椅笼罩于朦胧之中,散发着宁静恬淡之感。



摆在桌上的有烤鸭、菠菜熏肉馅饼、自制黄油面包。



还有,还有……



躲在窗边完全一副可疑分子模样的我。



我找到了个可以从窗外观察小爱的位置,随时准备下达指令。



由于小爱的衣服上装有窃听器,所以里面的对话也听得一清二楚。



“能和你这么可爱的女孩一起吃饭真是幸福,你真的很可爱。”



“如果能与你这般美丽的女孩交往,真的是至福。窈窕淑女,淑女窈窕(君は素敌だ、素敌だ君は)。”



想要对小爱做些什么的意味太过强烈了,每次说话都夹杂着诗意的恭维也让我感到恶心反胃。



而且,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明和崇那时候尽管试图向色情展开引导,但这个家伙的人性就几乎全是色情,因此我没有必要主动介入。



──只是,那样做的话一点都不有趣。”



(小爱,差不多可以开始询问事件了)



“对了,关于今天邀请你出来的原因……”



“如果是重要的话题,可以去一个更安静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人。”



(小爱,听勇二的话去酒店。如果出了问题我会保护你的!一定要将色情推理小说继续下去!)



短暂的沉默之后,“哎──”小爱的回应听起来有些颓废,看来是打算接受邀请。



“好,那我们走吧。你我之间,不需言语。”



那就是要做言语之外的事情了?竟然公开宣言想要做!



以回家晚了要打个电话的借口,我让小爱先离开勇二。



小爱和我在餐厅停车场秘密碰面。



“真的没事吗?我,可是要被勇二带到酒店了!”



“没事的去吧,我不会允许发展成被油腻中年男拔地而起的那个贯穿的小爱虽然刚开始非常讨厌但身体逐渐不再说谎最后成为女人的那种剧情的。”



“不要叙述让人产生淫秽幻想的细节!你绝对要阻止哦!”



之后,小爱被勇二开着跑车带到田名尾吕市郊外的一家情侣酒店。



我也以追捕小偷的心境,强行从餐厅借了自行车,一路疾驰进了酒店。真是紧张刺激的冒险。



这家酒店以巴厘岛度假胜地为主题,入口处有茂盛的热带植物,易于躲藏。我穿过一群穿着民族服装的木雕人偶悄悄进入建筑物。还好这是家办理入住手续不需要经过前台的酒店。



我假装成应召女郎,假装在面板上确认房间然后上到小爱所在的三楼,假装自己虽然被点名但因为找不到指定的房间而不知所措地站在走廊,以确保可以随时通过隐藏的麦克风向小爱传达指示……至少这是我的计划。



刚戴上耳机就突然传来了一声“呀”,这是小爱尖叫的声音。



勇二已经动手了吗?情节发展得太快了!



现在必须保护小爱!



我匆匆迈出一步。但刚迈出一步──



不,等等。色情推理小说的关键,并非推理而是色情啊。



那么只是稍微,让小爱被袭击下不是更好吗?



再观察一会。



我恢复冷静,重新开始窃听房间内的声音。



“住手!勇二先生,不是喜欢着爱华小姐吗?如果你不能证明只喜欢我……我会嫉妒的哦。”



不愧是侦探!想做还是能做到的嘛!



这对勇二也非常有效。



“爱华是那种轻佻亵慢的女孩,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我的房间。尽管她也懂得尊重男人,但我很快就发现她对任何人都如此对待。我们之间只是肉体关系。所以,我真正爱着的只有你。明白了吧?”



哗哗声响起,勇二终于行动了!终于开始了!



……我是这么想的。



“嗯?有什么写在上面吗?”



看来他发现了小爱大腿上的信息。



“……真、真不得了啊。”



他好像突然泄气了。明明都把JK带到酒店了,你这个阳痿XX混蛋!(何なんだよこのフニャ××野郎!)现实果然不跟色情漫画一样呢。



我因勇二的懦弱怒火中烧。



(已经什么都搞不明白了,反正快点抱住小爱!无法推理的家伙在色情推理小说中唯一的作用!不就只有色情了吗!)



我破罐破摔地喃喃自语。



“每、个、家伙都这样快给我适可而止──!”



随着小爱的怒吼,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咕哈!”



铁拳似乎是打在勇二的脸上。



这可真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我抓住小爱房间的门把手。



已经偷偷开完锁了所以没问题。



“小爱!你没事吧?”



我以急忙赶来的姿势用力打开了门。



小爱一看到我的脸。



“你这家伙也给我滚──!”



“咕哈──!”



我的脸也吃了一记。



“你也太过分了混蛋──!”



“等,等等小爱。可不能以这种方式结束!至少跟前面那两个一样让他去湖边吧。”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这话!”



此时,勇二喊着“别,别跑”张牙舞爪地逼近我们。



小爱迅速地拔下我的耳机,像鞭子一样抽了出去。



耳机撞上了桌上的瓶子,瓶子随之落地。



伴着咚的一声,透明的液体从已成碎片的瓶子中喷洒而出。



那个大概是,润滑剂。



小爱做着鬼脸竖起中指。



“你,你他妈!”



勇二就这么叫喊着跑了过来──但是。



他在润滑剂上滑倒,摔晕了。



“这么蠢的人,还是头次见。”



小爱叹了口气。



“嗯。”



我低下头。



“你有什么不满?”



“可不能就这么吵架分手,得在之后告诉他。我在晚上十点三十分的花卷家湖边等你。而且要不被别人发现,悄悄地来!”



“不行,这家伙彻底完蛋了。”



勇二还躺在那里。



真没办法,我从包里拿出便条,



“这家伙可真没用。那就留张字条吧。我想想,『刚才太兴奋了非常抱歉,没能与你坦诚相待。我想告诉你我内心的一切。十点三十分来湖边。我想更了解你。我曾以为了解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向我倾诉,在你内心深处更加深邃的东西。我想和你融为一体。在那时的感受是什么,我真心想要了解』这样写可以吗?”



“什么啊,这廉价的手机小说一样的台词”



(译注:日本以手机为载体的一种文学体裁,最初源于日本手机中传播的娱乐短信。该类小说为付费形式即时阅读,受手机每屏显示的文字数量限制,此类小说多为具有冲击力的短句,内容多以奇幻文学、情爱小说为主)



我把信放在昏迷的勇二身边。







总之,我们成功地邀请了x三个人到湖边。



我们若无其事地在花卷家守株待兔,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



“小爱,我们该走了。”



“咦?你也跟着来?你一定还有什么企图!”



“才没有呢!我只是想作为助手,亲眼见证小爱一口气拥有三个男友的瞬间而已。”



“才不是男友!那只是为了让犯人招供的美人计,我要再次强调这一点。”



就这样,我躲在远离湖边的树后。



小爱可能是出于侦探的自尊,在湖边四处张望。



但其实那些都无关紧要。



这时,有人影出现。



“哎呀,是明先生。”



小爱这么喊道。首先出现的是明。



明一看到小爱就靠近她,抓住她的肩膀说道。



“啊,美智驱小姐……你是爱着我吧?”



“什么?你在说什么呀!”



小爱把怒火转向明。



“但你明明在勾引我,送到嘴边都不吃可是男人之耻。”



明言辞直白,使用了非常贴切的谚语。



他喘着粗气,逼问小爱。



好,去吧,作为男人就该霸王硬上弓!



根据『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理论,此时就该毫不犹豫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美智驱小姐!让我们鱼水交融吧!交媾吧!”



“什么鬼啊!”



小爱痛打了明一拳,随着砰的一声,明掉进了池塘。



“别逗我了你这色情混蛋!给我去跟鱼交媾吧!”



──你在干嘛!现在可是色情推理小说!



“小爱──!”



我从树荫中跑向小爱。



“喂!这家伙刚刚可是要袭击我!”



“让他稍微摸一下也不会掉块肉吧?”



“让他稍微摸一下也OK的想法本身就是大错特错了!”



尽管我想反驳小爱的态度,但最终,明看来只是对她抱有性欲而已。



──那就,不是他。



“那么,小爱继续调查吧。我在附近稍微消磨一下时间。”



我再次藏在草丛中。即使在九泉之下,我也会一直守护着小爱。



(私は再び草の阴に身を隠す。隠れるのが草叶の阴になっても、ずっとアイちゃんを见守るよ)



过了不久,勇二走了过来。



“刚刚多谢了,美智驱小姐,每个人开始都会这样。因为无法坦然面对自己而拒绝。”



“是吗?”



“但越过这座高山,二人便会成为雄雌配偶,最终合为一体。”



这家伙真恶心。但是继续吧,燃起激烈的情感吧!



追求小爱的身体吧!



勇二的喘息急躁。给我更急一点!



“你怎么了?”



小爱变得更加警惕机敏,生怕会再次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同醉生梦死吧,只要和美智驱小姐一起就能做到。来吧。”



“等等,冷静一点!”



“只有开始的时候会害怕,我也一样。”



“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女人!”



“女人只要上过一次后就会乖乖听话了。来吧,做完酒店的未竟之事吧。而且不就是美智驱小姐邀请我来这里的吗?”



“才没有邀请!那是优擅自做的!”



“真是个没礼貌的孩子啊!”



勇二抱住了小爱。



“你这家伙在做什么啊!”



正如我所预料的,小爱也痛打了勇二,后者扑通一声坠落池塘。



“死变态消失吧!你这短小!”



“小爱──啊!”



然后我也再次奔向小爱。



“喂,这家伙怎么回事。真是令人作呕。”



“完全没错!不要随便碰小爱!”



“变态真恶心!”



两人一起对湖面发着牢骚。



然后我脱口而出。



“去死吧混蛋家伙!这个『短小DE余裕』!”



“真是的,不对等等──!”



小爱突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你从刚才开始到底在搞什么啊!如果我真的被袭击了怎么办?”



“嗯?我肯定会及时伸出援手的嘛。”



“可你压根就没行动过,给我说明『及时』的标准!我回去了!”



“等一下,再忍耐一会!也许再稍微坚持一下就能解决一切!”



“都现在了竟然还说是『也许』?做了这么多如今还只是可能性的范畴?”



“是的。”



“别秒答啊!”



“这不也挺好的吗,在可能性阶段解决事件,这才是『侦探DE余裕』的风格嘛。”



“才不好!”



之后,我继续安慰着爱,让她最后再努努力。



结果,勇二也只是情欲发作而已。



──那就,不是他。



若是这样──



最后来到的是崇。



本应比勇二早来的。是因为有什么烦心事吗?



他步履蹒跚,脑袋和四肢都像被操纵的傀儡一般毫无生气。



“美智驱小姐……”



他抬起头,眼神呆滞,视线迷离,硬挤出一句话。



“美智驱小姐,请你去死吧!”



崇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小刀,小爱大吃一惊。



“等等等等!你是这种性癖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总之……”



最后的话语终究没有脱口。总之崇!很想和爱做!



“哈,哈……”



崇如同嘶吼的喘息声于此处都能听清,气喘吁吁的他扑向了小爱,将她按在了草丛中。爱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



开始了吗?只是稍微的话没问题的。色情推理·需要·色情(エロミス・ニーズ・エロ)!



崇原来是抖S系的变态吗?实在令人意外──



不对!我清醒了。



二人已经站了起来,小爱抓住了崇的手腕相持对峙。



“我……”



崇攥着小爱的手,向她步步紧逼。



“绝不能让你知道我的秘密。从今以后永远都,不会让任何人打扰。谁也不……”



“你在干什么!”



崇被迎头痛击。



“好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住手吧。”



崇举起小刀逼近。



“受伤并不会令我产生快感!请找一个更合拍的伙伴!”



──不对!不是这样的!



“你说了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总之,我绝不容许那些企图揭开秘密的家伙!”



崇放开小爱的手臂,高挥起持刀之手。刀锋在月光下凛凛生辉。



我急忙冲向二人搏斗的地方。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脚步声,崇转过身来。



小爱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哆咻!”



她立刻用巴投将崇扔进了池塘。



崇,这起杀人事件的犯人。







后来,我们和崇一起被带到警察局,直到半夜三更才被释放。



“这不明不白的状况我可不能咽下这口气!”



田名尾吕市警察局附近的夜晚非常宁静。



小爱在这种地方毫不顾忌地大喊大叫。她似乎还没搞清情况。



“不能咽下什么的,简直跟健全经营的风俗店一样呢!”



“太恶心了!不要再说黄段子了!我,解决了事件对吧?”



“是的。崇就是杀害了爱华小姐的犯人。他认为小爱看穿了真相所以想杀人灭口。”



“哎呀,他真的想杀死我?用刀也太奇怪了,还以为他有嗜虐性的SM癖好呢,但我直到那一刻前真的不知道犯人是谁。”



“当小爱对三个人使用美人计后,明和勇二只是很普通地中计。但崇认为自己是犯人的事实被发现了。”



“为什么?而且到最后侦探角色不是被你当了吗?”



“色情推理小说只要有事件、色情、真相就够了,彼此是否相关根本无所谓。”



为了防止小爱插嘴,我马不停蹄地继续开口。



“我,让小爱在离开时露出大腿了不是吗?”



这么说着,我强行掀开了小爱的裙子。



『不行♥要被侵犯了♥』的字样显露出来。



这么一看,只是个变态。



“这又怎么了?”



我拦住小爱拼命拉下裙子的手,然后解释道。



“这个『要被侵犯了♥』会不会有别的解释?”



小爱思考片刻,突然仰起头来。



“什么?难道?是犯人的意思?”



(“えっ?まさか?『犯にん』?犯人ってこと?”)



“就是这样。犯人害怕被抓,所以先入为主地将“犯してん”看错成“犯にん”。这计策真是歪打正着。崇认为这是小爱在暗示她已经知晓犯人是崇,所以计划前来湖边杀死小爱。”



(译注:犯してん是被侵犯的意思,犯にん是犯人的意思)



“如果不是这样,崇只是为了性欲而来的话怎么办?”



“那种情况下……也许就是:色情推理小说。”



“你这家伙,就算是我,也绝不原谅你对这次事件的处理方式。”



“还好吧,毕竟解决事件了。”



“但仅凭这点就将崇逼入绝境,运气也太好了吧。”



“运气也是实力之一。色情推理小说就不要计较细节了!”



ʮ



由于小爱的活跃,事件成功解决后的某天。



在学校教室里,小爱突然提问。



“哎呀?我都完全忘了,花卷家的那个密室之谜,到底是什么手法呢?”



“不重要吧?事件、色情、真相都如愿以偿了不是吗。”



“你的规则太硬来了!”



小爱边说边拿出手机。



“啊,老哥?密室是怎么做的?我说的是花卷家的事情。嗯?嗯……等一下,电话里听不太明白,你过来解释一下吧”



小爱似乎决定叫岭司先生放学后来一趟。



放学后,我们在惯常的家庭餐厅等待,岭司先生走了进来。



“噢,这次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小优。”



我向岭司先生辞谢。



“你怎么这么轻松啊!妹妹可是被袭击了,作为亲哥的你应该更加担心才对啊!”



岭司先生愣了楞神。



“你,你说得对。”



“你现在才发现啊!喂老哥,崇供认了密室的事情了吗?”



“是的,他供述了。”



“告诉我。”



岭司先生一脸困惑。



“可以吗?你不是一直说『等待真相之辈不配称作侦探』吗?”



“……这次是特殊情况。”



“这样啊,反正事件都解决了我来说明吧。崇在勒死被害者后,解下了被害者的所有衣物。然后他把这些衣物和内衣全部系成一条绳子。”



“绳子?”



“是的,而犯人带着绳子和房间的钥匙从门口直接出去。锁上门后,绕到有窗户的一侧。然后他将钥匙系在绳子的一端,从窗户扔进室内。当钥匙撞到房间的墙壁时,它会从绳子上脱落并掉进玄关旁的盒子里。这样就完成了密室的构建。”



“真相很简单呢,但如果是这样,崇为什么要用绳子将被害者吊起来呢?”



“他只是觉得能伪装成自杀就万事大吉了,就这么简单。”



“嗯,这也很简单。总是寻求理由是那些读了太多本格推理小说人的可悲性。”



小爱呆住了。



我在旁想到,正因如此,这次必须采用色情推理,采用了色情推理真是太好了。



“那么,崇为什么要构建密室呢?”



“他计划拖延尸体被发现的时间,趁机逃跑。”



“但他没有逃跑吧?”



“看来尸体被发现得比他预想的早,没有来得及。在被发现之后逃跑的话就等于承认自己是犯人,他当时并不冷静。”



“哦,溅在墙上的血迹呢?”



“衣服沾染了血迹,当他用衣绳从外面投进室内时,血溅到了墙上。虽然他很快就处理掉了衣服,没有留下证据,但就伪装工作来说真是个笨手笨脚的犯人。原因也很简单,普通的感情纠葛。被害者只是跟他随便玩玩,他却当真了,很常见的情节。”



对于并非以揭示真相为卖点的推理小说,这种程度的蠢犯人刚刚好──



我默默地这么想到。



后来,我们和岭司先生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在国道旁前进的时候,小爱突然开口了。



“不过,我也有稍微像侦探的地方,从老哥那里听到诡计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崇那么容易就自爆了呢,不仅仅是因为大腿上的信息。”



“真的吗?”



“当我把胶带一节一节地系起来裹在身上的时候,那和崇用钥匙放进房间内部的手法很相似吧。有可能崇看到我的做法,以为他的计划被识破了。现在回想起来,崇当时的紧张态度根本不正常。”



“啧,作为色情推理小说的登场人物,为什么不能纯粹地感受到性刺激啊。”



“有什么不满的,但那段胶带也只是歪打正着吧?这次只不过走运解决了事件。”



小爱遗憾地感叹,我劝解道。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既然无法推理,至少应该充分利用运气。可不能浪费哦。”



“但依靠这种事情自称名侦探,我的自尊心实在……”



此时,小爱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等下,这次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为什么?”



“记得我去见明的时候,那高不成低不就的布条吗?我好像说过,短了的话,只要调整到合适长度就可以吧。”



“啊,好像说过。”



“而且在酒店和勇二碰面时,我好像在离开时,用你的有线耳机把润滑剂从桌子上撞洒在地板上了。”



“对哦,我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这两件事,你不觉得它们与这次的诡计非常相似吗?”



“…………!”



这样一说,或许确实有所关联。



“也就是说,不管这次的犯人是谁,①通过大腿上的信息以迂回的方式告诉对方他就是犯人。②采取行动使人误以为我知道密室的诡计。将这两点传达给了三个人。然后犯人就会被引导来杀我灭口。这巧得过头了。”



“果然是名侦探啊!”



“好难为情!明明是凭借着超幸运才解决事件的。”



“没关系,这个世界就是由名为偶然的超幸运所组成的。对了,从这次的事件你领悟了什么能力吗?”



肯定什么都没有学到吧,我话中带刺地如此询问。



“嗯……”



小爱陷入了思考。



“看吧果然什么都没有吧!这次的小爱只是作为性的工具而存在。”



“等等!我明白了!这次我领悟了一种能够以自己的特性影响对方的能力──『扩散力』。尽管很不情愿,但这次我的特性是女性。”



以自己的特性影响对方?她说得好像后期奎因问题一样复杂。



我觉得不必深究这些复杂的问题,于是说道。



“这种能力并不重要,小爱这次的胜利归根结底就是超幸运。毕竟,精子和卵子相遇的概率也是亿分之一呢。”



“不要以生命的神秘性结束色情推理小说,你这个散发着修女气息的家伙!”



明明是个侦探,尽说些奇怪的话。



作为一位纯洁少女,我可没有处男气息。



(译注:一词多义梗,日语原文如下:



「そんな生命の神秘でエロミスを缔めくくる、あんたの童贞臭なんとかし」



探侦のくせにおかしなこと言ってるよね。



私はピュアガールだから、童贞臭なんてないよ。



在日语中 童贞 有处男和修女两种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