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序章 像是女高中生侦探物语终章的玩意(2 / 2)

我突然这么想道。



此时,警察为犯人戴上手铐,试图离开房间时。



“嘿,侦探小姐。”



“怎么了?”



小爱回头看向他。



“你还年轻。在这之后,在你漫长的人生之中会有许多流光溢彩之梦吧。稍微,为你这流梦上把锁也没关系吧?”



犯人被带上手铐的双手,朝这边转动指头。



我感觉到了。大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崩裂;蔚蓝的苍穹瞬间黯然失色;风平浪静的碧海顿起波澜;飞鸟惊散、走兽躁动、空气愈加干燥。



──嘛,只是感觉而已。



但他的指尖散发着这种可怕的感觉。就凭这种气势也值得大肆渲染一番,感谢我是叙述者吧。



然后,犯人“砰”地打了个响指,带着嘲弄的微笑说道。



“最终魔法『封锁流梦』”



(译注:此处原文为ロックド流梦 前面的假名是Locked的音译,而流梦的读音为ルーム与Room同音)



……毕竟前面提到了流光溢彩之梦,而且因为我是推理小说中的人物,必须正确说明“流梦”这里的谐音梗,但这个命名对我们推理迷来说是不是有点太有挑战性了呢?而且我也不能把读者大人当傻瓜似的假装自己不在推理小说中,你们也不是傻瓜吧?



Locked Room=密室什么的别闹了,我出于对菲尔博士的尊重而对这个密室提出抗议。



以上毋需在意,在这之后,犯人说出了一番令人费解的话语。



“鞭笞死马,无济于事”这句谚语你知道吗?我也许已经没有被鞭笞的必要了,但对于侦探们呢?”



(译注:原文“死んだ马に鞭を打っても无駄だ”寓意为在已经没有希望或机会的情况下,继续努力或采取行动也毫无意义)



面对犯人突如其来的话语,小爱和我都目瞪口呆。



算了。



比起这个,有件事情一直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那一定是,为了小爱成为名副其实的名侦探,至关重要的事情。







“呐,小爱。”



我下定决心,要把我的心意告诉她。



“嗯?怎么了?”



小爱以不同寻常的严肃凝视着我,好奇地凑近我的脸。



“我想啊。”



“嗯。”



“小爱,为了成为更加著名和杰出的名侦探。”



“嗯?”



“推理,其实并不是必需的吧?”



(译注:无法将日语中的着重号添加在轻国只好转换为斜体)



小爱露出茫然的神情,紧接着脸变得通红。



“哈?你在说什么呢,你这家伙!”



“但是,今天大家并没有真正听你的话啊。”



“虽然并没有听多少,但这是事件解决的必要流程不是吗?助手啊!”



“小爱,那都是骗人的。并不需要那么多程序。那种闲话我们可以在背后慢慢聊。”



“闲、闲话!把我的推理称为闲话!”



小爱充满愤怒和失望。



“推理之类的都已经过时了。对于侦探来说,推理已经不再是必要条件了,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看着今天事件的相关人士悠闲的态度,我彻底改变了想法。



“不、等等等等,怎么能用过不过时来判断!”



“仔细看看,现在社会上阿猫阿狗都能自称名侦探。在这些名侦探中,真正能运用精湛逻辑正面解决事件的人有多少呢?寥寥无几,但这根本没什么。对侦探来说,更重要的不是推理,而是角色。像小爱一样运用逻辑,这种方式已经不再流行了。”



“我的,脑袋在震荡!突然改动我的人设也太过分了!如果没有我的推理,事件要怎么解决?”



“用脚解决,或者……运气解决之类的?”



“不要用疑问的语气说什么『之类的』来回答!如果你要质疑我的立场,就给我更自信地说出来!”



“不管怎样,试着不依赖推理来解决事件吧!”



“不可能的!”



“不,一定能成功!我作为助手会……想方设法的!”



“积极是好事,但为什么要用在完全错误的方向!”



此刻。



突然,一名像上班族的男子走过。



奇怪的是,他手里拿着一件西装夹克和一件MA-1飞行员夹克。这是相当奇怪的一幕。



与他擦肩而过后,小爱有点得意地说道。



“就像刚才那个男人为什么手里拿着这些东西,需要推理一下吧,推理是绝对必要的。”



好不容易说出的提案也白费了,非得听推理不可吗?



我不情愿地等待着小爱的解答。然而……



“……?”



不知为何,小爱突然呆住了。



“怎么了,小爱?”



小爱双手抚上头。



“怎、怎么回事,这太奇怪了!一想要推理,脑袋突然不动了!”



“诶?什么意思?”



“无论怎样,脑中什么都无法浮现!”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有点担心。



“小爱,冷静下来。推理不是铁拳吗,试着在脑中形成图像吧。”



于是,小爱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嗯……”



然而,她一动不动地沉默着。



下一个瞬间──



“嘿呀!”



随着这声喊叫,小爱的真铁拳击中了我的脸。



“糟了!推理什么的完全做不到了!”



小爱脑海中的铁拳超越了想象,这也太元(meta)了吧。是不是从这里开始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元叙事?



小爱恢复了理智。



“啊,抱歉!但我好像真的不能推理了!”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难道刚才的催眠术成功了吗?”



小爱不能推理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小爱但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在心中窃笑。但小爱一脸不满地说,



“ 『成功了』什么的,你完全在幸灾乐祸吧!啊,怎么办啊?”



“真的什么都推理不出来了吗?”



“对,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可是大好时机!这样就诞生了一个无法推理的名侦探了。哦,对不起,现在称你为 『名侦探』可能有点夸大其词。说不定会招来JARO。”



(译注:日本广告审查机构 The Japan Advertising Review Organization 的缩写)



“为什么啊?那个称呼必须保留。”



“如果以名侦探冠名,大家就会在潜意识里产生 『喂,这个侦探很优秀吧』 的效应。嗯,虽然不能称你为名侦探,但至少还是侦探。”



“不要说什么至少。”



“但我还想保留学生侦探这个属性……那这个怎么样,『余裕侦探』?”



(译注:原文为ゆとり探侦 ゆとり又可指宽松教育)



“不行!我不喜欢余裕这个词,总感觉缺乏亮点。”



不知何时,小爱思考的方向和我不约而同,但她似乎没有察觉。



“缺乏亮点?那这样吧,『余裕DE侦探』(ゆとりDE探侦)。”(译注:DE即日语中で的读音)



“这好像百元店的实用工具的命名是什么鬼啊!这不就是加了个DE吗!”



“啊,我搞错了。DE是英文里OF的意思,所以更准确的是『侦探DE余裕』。好,决定了!从今以后请多关照,『侦探DE余裕』(探侦DEゆとり)小姐。”



“什么啊!”



“而且当今时代,阅读推理小说的人并不一定是为了推理。他们可能会被侦探和助手之间的关系所吸引,或者被事件中蕴含的知识所吸引,亦或被校园生活的轻松可爱所吸引。”



“这倒不无道理。”



“因此,在这些构成事件的迷人要素中,没有推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才不是!我要把你这个助手开除!”



“嘛,总有一天小爱会感激我的。今后遇到事件的时候,不再沉湎于推理和逻辑这些因循守旧之物,而是在其他方面展现魅力,如何?”



我紧紧拥抱着小爱说道。



“绝对地,小爱绝对能成为名侦探。”



“好不安!明明想在被独树一帜的风格形式,黄金时代之美所笼罩的本格推理世界里闯荡的!”



感到不安也没关系。



培养小爱成为杰出的名侦探仍是我的目标。当事件发生时,小爱也会明白的。



暂且为了这位名侦探的心理健康,希望能有些事件发生。